<rp id="exnhj"></rp><button id="exnhj"></button>

<button id="exnhj"><mark id="exnhj"></mark></button>

  • <s id="exnhj"><samp id="exnhj"><listing id="exnhj"></listing></samp></s>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疫情之下的外賣新騎手:要維持生計,很累但也踏實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不少行業受到沖擊,許多從業者也不得不考慮在這個特殊時期如何謀生,不少人選擇成為一名外賣騎手。或全職或兼職、或老手或“菜鳥”,這些新入行的外賣小哥感受如何?

      “上有老,下有小,總要維持生計”。從2月4日至今,董海洋做外賣騎手已經一月有余。“很累,但心里也很踏實”。 談及從事這份工作的心得,晚上23:00剛送完當天最后一單的董海洋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

      2017年4月,家住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林口縣的董海洋和妻子來到哈爾濱,在哈爾濱道外區北十四道街開了一家小理發店。隨著生意逐漸步入正軌,他先后收了三名學徒。店面年租金14萬元,刨除各項開支,董海洋去年收入10萬余元。而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他剛回本不久的生意停擺至今。

      店面租金要繳納,學徒工資要支付,家中還有兩個孩子要撫養,只出不進的經濟形勢讓董海洋倍感壓力。于是,董海洋買了一輛二手電摩托車,在疫情期間成為了一名外賣小哥。“記得接的第一單是從理發店不遠處的飯店送到對面的小區,賺了不到五塊錢”。

      “送外賣比較簡單,會用手機看地圖、會騎車就可以”,然而這份工作并不像董海洋最初想的這么簡單。雖然已在哈爾濱生活了近三年,但這個城市對董海洋而言仍然較為陌生。對道路不熟悉、掌控不好時間,剛開始的幾天他配送的訂單經常超時。“因為沒有經驗,剛做騎手的第二天我的電摩托車就在路上沒電了,索幸離目的地很近。從那之后,我出門都想著帶電池。剛開始的前幾天,有一次我邊看地圖邊騎車,差點碰到路邊的行人。在躲避行人的過程中我摔倒了,外賣也撒了”。

      度過最初的適應期,董海洋的外賣小哥生活漸入佳境。“最開始我一次只接一單,不然就會手忙腳亂,后來能接好幾單。雖然比不上老師傅,但我最多的一天也接了29單”。因夜間配送費更高,董海洋經常工作到凌晨。“夜間一單比白天的要多好幾塊錢,搶單的同行也少一些。妻子經常勸我‘差不多就行了,不用這么拼’,但對我來說,多跑多得,賺了錢心里也踏實。”董海洋說道。

      外賣送到后,客戶十多分鐘才下來取,導致后面訂單超時;地圖定位錯誤把他帶到死胡同,最后客戶取消訂單;外賣被其他住戶拿混,客戶打電話質問……短短一個多月,董海洋經歷了許多“意外情況”。從訂外賣到送外賣,他深刻體會到外賣騎手的不容易。“干這一行會面臨很多意外情況,都需要平常心對待”。

      在這個過程中,董海洋也不是沒想過放棄。2月22日,黑龍江省下發通知,要求開放營業的理發店每次只能接待一名顧客,場所內不得多于兩人(一名顧客,一名工作人員)。但思前想后,董海洋的理發店并未開工。“一次只接待一個顧客賺不了多少錢,還是先繼續送外賣吧”。

      成為外賣小哥的第一個月,董海洋收入近8000元,但他已經迫不及待期待疫情早日過去,理發店重新開張。“做外賣騎手雖然收入很可觀,但相較開理發店來說,騎手每日風吹日曬、四處奔走,更辛苦。”董海洋說道。

      美團近日發布的數據顯示,自2020年1月20日至2月23日,美團外賣配送平臺新招聘7.5萬名勞動力成為外賣騎手。這些新增騎手中37.6%來自餐飲等生活服務業,27.2%來自制造業企業,13.8%來自小微創業者。像董海洋一樣,王赟偉也加入了外賣騎手隊伍,開啟“自救模式”。

      大學畢業后,王赟偉來到北京,成為某國企的臨時工,月薪5000元。因工資低、對工作氛圍不滿意,今年2月17日,剛復工不久的王赟偉正式離職。在尋找下一份工作的期間,外賣騎手成為王赟偉維持生計的選擇。“工資這么低,北京的生活成本又高,根本也攢不下什么。事實上,過去我就曾經利用周末時間做兼職騎手,持續了有半年左右。干這行門檻很低,也沒什么培訓,就是注冊的時候簡單介紹一下工作內容和規則,有了電動車就能上路了。”王赟偉對中國商報記者說道。

      對于“重操舊業”的王赟偉來說,做外賣騎手自有一番心得。“原來花2000元買的電動車還在,這次基本沒有額外支出。現在到了飯點我就在住處附近的幾家比較火的飯店外面等,有單就搶,攢出十幾個單一起送,一次就能賺一百多元,省得來回奔波,還賺不了多少錢”。

      兼職騎手并無底薪,但王赟偉還是選擇兼職送外賣。“騎手的月收入由基礎工資和提成組成。和全職騎手每月2000至3000元的底薪不同,雖然兼職騎手沒有底薪,但是每單獲得的提成更多。如果一天送30單左右,一個月也能賺5000多元。”王赟偉介紹道。

      雖然賺得不少,但王赟偉不打算長期做外賣騎手。“長期做外賣騎手不是長久之計”,王赟偉目前已經投了許多簡歷,他的目標工作包括銷售、健身行業從業者等。“目前還沒有收到面試通知,一旦我找到了工作,就不會再繼續送外賣了。”王赟偉說道。

      (來源:中國商報 記者:王彤旭)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外賣






    十八禁大全无遮挡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