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exnhj"></rp><button id="exnhj"></button>

<button id="exnhj"><mark id="exnhj"></mark></button>

  • <s id="exnhj"><samp id="exnhj"><listing id="exnhj"></listing></samp></s>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勝利精密賣“子”求生 財務危機和管理問題有待解決

      勝利精密大股東一面大幅度質押自己的股權,另一面還在不斷減持套現,如此情況反映出其是非常“缺錢”的。而就在其缺錢的背后,很大一部分原因與企業管理混亂有著一定關聯,盲目并購所帶來的資產虛高,導致公司長期為此項背“雷”。

      近日,勝利精密發布公告稱,2020年3月5日,蘇州捷力新能源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蘇州捷力”)已完成相關工商登記變更及備案手續,本次工商變更登記完成后,蘇州捷力不再是公司全資子公司,不再納入合并財務報表范圍。這意味著,勝利精密已經將蘇州捷力出售給云南恩捷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除了蘇州捷力外,營收曾占其半壁江山的德樂科技,以及子公司勝禹股份均被其納入股權出售計劃。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其大股東一面大幅質押自己的股權,另一面還在不斷減持套現,足見其有多么的“缺錢”。

      高價買,折價賣

      正如此前《紅周刊》發布的《并購標的虧損、投資項目難達預期,勝利精密財務危局難解》一文所分析,勝利精密曾是“有錢人”時,不惜成本以超高溢價大幅并購其他公司,不斷擴張業務,一時風光無二。可如今,公司陷入了財務危機之中,不得不將此前高溢價收購的公司及其他子公司折價轉讓出去,如此情況著實令人唏噓!

      以蘇州捷力為例,該公司是勝利精密2015年和2016年分兩次,共計10.98億元收購了該公司84.77%的股權。完成收購,為了支持該公司的建設,勝利精密也沒少操心,除了不斷對該公司進行投資建設以外,勝利精密僅2017年借給該公司的款項就超過了10億元。然而在收購該公司時,并購雙方雖然簽署了業績承諾協議,但蘇州捷力卻太“不爭氣”,經營業績連續數年不達標,未能完成業績承諾,而其原股東最終也沒能按照承諾協議足額予以補償,以致交易雙方對簿公堂。

      不管如何,最終公司仍有數億元業績補償預計無法收回,對此,勝利精密不但需要大量計提資產減值損失,使得業績受到牽累連年虧損,更要命的是就在上市公司自身流動性陷入極其緊張局面之時,此前借給蘇州捷力的10億多元款項也長期掛賬收不回來。總的來看,對于蘇州捷力的收購,可謂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而為了緩解流動性危機,勝利精密也不得不忍痛割愛,賣掉了蘇州捷力。

      根據勝利精密披露的信息,此前公司擬以20.20億元的價格,將蘇州捷力賣給恩捷新材,其中包括9.50億元對價和不超過10.70億元其他應收款總額,但經過交易雙方一番討價還價,最后取消原股權轉讓協議中三年業績對賭及4億對賭款的變更情況,最終將交易總對價下調為18.01億元。在此次交易中,蘇州捷力100%股權(其中15.23%的股權為原股東向勝利精密抵償業績承諾獲得)評估值僅為6.65億。當初以十多億元的估值收購的標的,在大幅投資建設數年后,如今淪落到大幅度折價處理,如此情況不由讓人懷疑,到底是勝利精密管理層當初的決策失誤,還是背后另有其他隱情?

      此外,2019年5月11日,勝利精密發布重大資產重組及關聯交易的相關公告,擬出售全資子公司南京德樂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樂科技”)100%股權。德樂科技主要從事移動終端服務,2014年IPO失敗后,其最后一次股權交易時,整體估值僅2.53億元,然而2015年勝利精密以5.59億元的對價,從原股東陳鑄等人手中拿下該公司。此后,在其扶持下,德樂科技動用大量資金開展貿易業務,使得并購當年收入出現大幅增長。截至2018年度,該公司經審計營業收入達到了100.8億元,占上市公司合并報表營業收入的58%,可謂是勝利精密的“半壁江山”。然而,隨著2018年業績承諾期結束,經營狀況就變的越來越差,如今在資金鏈出現危機下,勝利精密擬將該公司返售給當初的大股東陳鑄,雖然對于此次交易的對價等具體細節尚未披露,但本次交易作為關聯交易,其中的“公允性”還是值得關注。

      勝禹股份曾是勝利精密的子公司,2015年在新三板掛牌。2019年11月12日勝利精密發布公告表示,勝利精密擬向王韓希先生出售勝禹股份2000萬股無限售條件股份,轉讓完成后,公司從持有勝禹股份45.04%降至29.89%;同時,給予王韓希先生在股權轉讓合同生效后12個月內,選擇購買公司持有勝禹股份1320萬股的權利,若該轉讓權利全部實施,公司所持勝禹股份股權將降至19.89%。

      面對當下的資金危機,勝利精密選擇大量出售子公司來解決資金問題,然而即使其子公司都能順利出售,財務問題得以解決,但若上述諸多重要子公司出售后,上市公司未來的收入以及業績如何保障又成了另外一個讓人擔憂的問題。

      在上市公司出售資產解決危機的同時,勝利精密的大股東們也沒閑著,他們不斷減持自己手中的股票大幅套現。《紅周刊》記者依據Wind數據統計發現,自2019年至今,勝利精密的董事長高玉根通過大宗交易及競價交易等方式,累計減持勝利精密股票共計127次,合計減持股份將近1.69億股,合計套現金額近4.23億元;公司董事吳加富減持1570萬股,套現金額合計超過4000萬元;監事陳熙的父母累計減持上市公司5679萬股,累計套現金額近1.35億元。或許,董事長的大幅減持是為企業經營,而其他高管及其親屬減持背后的潛臺詞,很可能是其對公司未來發展前景的擔憂!

      管理水平堪憂

      《紅周刊》記者發現,勝利精密業績虧損,除了并購決策的問題外,與其管理上暴露出來的其他問題也有很大關系。據Wind披露的數據來看,從2018年至今,上市公司及其實際控制人已經收到過6份監管函,而其子公司負責人還因偷排污水被行政拘留過。

      2018年3月13日,勝利精密披露2017年年度報告,其對各項資產計提減值準備總額為3.24億元,占2016年度經審計的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的75.53%,其中對蘇州捷力計提的商譽減值準備金額為2.66億元,占2016年度凈利潤的62%。針對上述事項,勝利精密并未在2018年2月底前提交董事會審議并履行信息披露義務。該行為違反了信息披露的相關規定。2018年4月16日,勝利精密收到了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對其下發的監管函。

      時隔不久,同年的8月28日,勝利精密的控股股東高玉根也收到了中小板公司管理部的監管函,原因是其股票質押回購交易逾期,其質押給中信證券的勝利精密部分股份于2018年7月4日通過集中競價交易被動減持556.91萬股,占勝利精密總股本的0.16%。作為勝利精密控股股東,高玉根并未在股份被動減持前履行預披露義務,違反了信息披露的新館規定。

      此外,勝利精密在上市公司經營業績的披露上,也極其不負責任,就拿2018年的業績來說,其曾在2018年10月27日披露的2018年第三季度報告中預計,2018年度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在3.10億元至4.03億元之間。然而到了2019年1月26日,其又發布業績預告修正公告表示,預計2018年度凈利潤將出現虧損,虧損金額在3.60億元至4.40億元之間。業績由此前的盈利數億元一下子變為虧損數億元,差距太大。作為上市公司業績預告出現如此明顯差距,不論是財務人員,還是管理人員都顯得極不負責。

      更令人大跌眼鏡的是,2019年2月27日,勝利精密又披露了業績快報,預計2018年度凈利潤虧損金額進一步增加到4.79億元。然而2個月后,到了2019年4月23日,勝利精密披露的業績快報修正公告顯示,預計2018年度凈利潤虧損金額增加至7.34億元。其后,在其年度報告中披露的2018年度經審計的凈利潤虧損金額為7.23億元。

      一份2018年的業績,在連續披露的幾份公告中都不一樣,且一再發布修正公告,業績還是一次比一次難看,如此不負責行為使得很多股民受其信息披露誤導而虧損嚴重。

      在其披露三季報業績預計盈利的當月中(2018年10月),其股價最低時僅為2.26元,其披露業績預盈后股價曾一度上漲到2019年1月14日3.14元的高價。此后雖然其業績修正為預計虧損,但其股價也曾在波動中于2019年3月6日漲到了全年4.40元的最高價,然而其披露的業績最終出現7.23億元的大幅虧損之后,公司股價便一路下滑,而預計2019年業績比2018年將出現更大幅度虧損后,2020年1月份,其股價便一直跌到了1.65元的最低點。如果按照其2019年3月份4.40元的最高價計算的話,整體跌幅達62.50%,股民損失慘重。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勝利精密






    十八禁大全无遮挡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