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exnhj"></rp><button id="exnhj"></button>

<button id="exnhj"><mark id="exnhj"></mark></button>

  • <s id="exnhj"><samp id="exnhj"><listing id="exnhj"></listing></samp></s>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青客陷入業主和租客投訴風波:提前解約 下達逐客令?

      眾多業主和租客投訴青客公司。3月4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了多位業主和租客,青客一邊和業主解約,一邊下達“逐客令”,大家意見很大。

      3月4日下午,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聯系青客公司看房熱線,一位客服接聽了電話。3月5日,青客方面回復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長租公寓整個行業資金鏈普遍吃緊。但青客目前的資金狀況還是比較好的,賬面金額還有1億多元,并且很多銀行額度也還沒動用。”青客方面表示,現在疫情特殊時期,因為大家都沒有全面復工,所以在流程上會慢一點。

      青客方面還稱,目前部分房源出現虧損,大概占全部房源數量的1.8%,青客一方面正在與每一位涉及虧損房源的房東積極溝通,努力協商,力爭達成一致;另一方面,將對租客的各類影響降到最低,及時辦理換房,嚴格執行退房退貸等。

      21世紀經濟報道“315投訴平臺”倡議,疫情沖擊下,對長租公寓領域造成了非常大的壓力,一方面企業需要誠信經營,維護消費者的正當權益,提升應對危機的能力;另一方面加強溝通協商,雙方都多些理解。

      青客解約,業主不滿

      3月1日,杭州一位業主收到青客發來的短信,青客表示:“因不可抗力的肺炎疫情影響,青客公司根據法律規定與合同約定解除與您簽署的《房屋托管租賃合同》,解除日期為本短信發出之日暨2020年3月1日。”

      青客還稱,考慮到小區封閉管理雙方無法當面交接的實際情況,青客公司將房屋現狀返還給業主,返還日期為房屋所在地省級人民政府宣布解除疫情防控措施當日。合同解除后租金不再支付。

      這位業主有兩套房子,與青客合同均未到期,還有三、四年時間。青客和業主約定,按季度付租金,比如2月底,青客應付業主后面一個季度租金,但業主并未收到。

      考慮到多種因素,現在收回房子,損失最小,這位業主同意了青客方案。但她還有顧慮,她說:“說白了,現在就是青客違約了,不付違約金,也不付租金。合同還沒到期,按理青客應付違約金,這就算了;青客說,合同解除后租金不再支付,可是青客還可能照收租客租金,等于3月1日以后,我白租給青客,不知道這個時間得多久。青客工作人員口頭說大概三天,但目前還沒收到房子,就想盡快收回房子。反過來想想,如果我單方面提出不租了,要收回賣掉,就要支付一大筆違約金。”

      杭州另一位業主表示,1月下旬,青客方面多次來電,溝通類似信息,不過青客說是2月25號解除合同,青客不付違約金,這位業主不接受這個方案。“我自己是學法律的,認定不可抗力,不是青客單方面說說的,而且也不存在導致合同無法繼續履行的情況,事實上,房子內目前仍有租客。”

      這位業主還稱,根據合同約定,2月25日,青客應支付后一季度租金,但并未支付;且她接到電力公司催款通知,青客從2019年12月開始沒有支付電費。“目前是房子收不回來,房租拿不到,還要去支付水電費,又找不到青客的人。”她說,很多業主都面臨同樣的問題,有的可能更嚴重。

      這位業主還表示,她有朋友在杭州其他小區,沒有接到青客上述信息,她估計可能那個小區青客利潤可觀。

      去年11月提現困難

      上述杭州業主補充,現在回想起來,去年11月收租時候,感覺青客并不順利,之前都很正常。“青客租金雖然付在業主青客寶賬戶,但無法提現,說是系統問題,我反饋給青客客服,最后才收到租金。”

      上海一位業主表示,青客出現流動性困難,在疫情前就已初現苗頭。去年11月,青客開始不付租金,她投訴后,經過協商,按季度付變成按月付。今年1月23日,青客雖然付了租金,在房東青客寶賬戶,但無法提現,春節過后,依然無法提現。

      “我沒接到青客解約短信,但青客不付房租,房子也收不回來。還有一位租客住在房子里,另外兩位租客還沒回來。如果到了3月15日,青客還沒解決的話,只能讓租客轉租了,我們再想辦法。主要是青客工作人員聯系不上,沒有人負責此事。”這位業主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美東時間2019年11月5日,長租公寓服務商青客公寓(股票代碼:QK)在紐約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成為中國長租公寓第一股。

      “我還活著!”這是剛從納斯達克完成敲鐘儀式返回國內的青客公寓CEO金光杰,見到同業說的第一句話。青客公寓CEO金光杰透露,赴美上市是一筆很大的開銷,“在納斯達克IPO,心情是很復雜的,有一個字我可以用來形容的,就是‘貴’,貴到什么程度?打個比方,美國一家公寓品牌在納斯達克上市花了差不多五年的收入,這個是巨貴無比的一個成本”。青客公寓上市融資4590萬美元,更重要的是打開了融資通道。

      “逐客令”:3月15日

      即使青客和業主協商成功,順利解約,但租客租期未到,可想而知,不滿情緒較多,況且青客和業主還在溝通中。

      上海一位租客表示,她與青客的合同于今年1月底到期,已經退房了,但拿不到押金(即兩個月租金)。“去年7月,我租了青客房子,業務員熱情推銷貸款(有優惠),但我還是按照自己意愿交了現金(即“付六押二”)。現在退租了,青客app的電子合同不見了,青客寶賬戶的押金無法提現。聯系青客工作人員,電話關機,微信不回。公司幾位同事都有相同遭遇,目前在公司宿舍暫住。”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青客






    十八禁大全无遮挡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