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exnhj"></rp><button id="exnhj"></button>

<button id="exnhj"><mark id="exnhj"></mark></button>

  • <s id="exnhj"><samp id="exnhj"><listing id="exnhj"></listing></samp></s>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金博股份第7大股東神秘空降 產銷率下滑卻欲IPO擴產

      3月11日,湖南金博碳素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博股份”).將上會,雖然這家公司近些年來業績增長,但其它一些問題還是引起市場質疑。

      據悉,金博股份是碳基復合材料制造企業,也是該細分子行業的龍頭。

      據IPO日報披露,其實控人廖寄喬在2017年9月,金博股份的第一次增資擴股時以合計金額為3412萬元,共獲得金博股份800萬股股份,即占金博股份總股份的13.33%。但這3412萬元中有2255萬元來源于廖寄喬向員工、親戚及朋友的借款,占上述增資資金總額的66.09%。這意味著,廖寄喬目前有45.01%-46.92%的股份是通過借錢得來的。更有意思的是,上會在即,廖寄喬的借款還有1885萬元沒還。據IPO日報測算,若金博股份成功上市,800萬股有望獲得9.58億元市值。

      神秘人“空降”成第七大股東

      據統計,在通過兩次增資后,金博股份注冊資本從500萬元增長到6,000萬元。在這個過程中,一些端倪比較令人玩味。

      據招股書,2005年5月,金博股份的前身博云高科設立,其中熊翔出資65萬元占總出資比例的13%。

      可該公司在2015年12月股改完成后,熊翔并未出現在金博股份的股東名單之上,那么其所持股份到底是轉讓給誰了,交易的金額又是多少?

      招股書還顯示,2017年9月,金博股份第一次進行增資擴股時,采用的價格為4.15元/股。這個定價卻是采用一年前的——2016年9月30日,評估機構對其估值4.12元/股。可以理解為,一年時間,該公司股價上漲了0.03元/股。不過,根據該公司增資歷史,2015年9月-2016年9月公司股價由2.33元/股增值到4.12元/股,2015-2016年一年時間增漲了1.79元/股。

      《投資者網》就上述價格定增定價是否合理,以及此次參與認購的廖寄喬、益陽博程與公司是否存在關聯關系等問題詢問金博股份,但并未收到答復。

      另一個數據則更能體現該公司存在第一次增資定價過低的行為。2018年3月,該公司第二次增資時采用了2017年9月30日為基準日的估值,股價為4.53元/股,這比2017年9月增資時的股價提高0.38元/股。

      而在第一次增資擴股時,廖寄喬增資認購成功后,隨即將股份以4.122元/股,低于認購價格轉讓給劉德軍87.5萬股;通和投資、通和成長也以4.15元/股向劉德軍共轉讓了188.82萬股,共計275.7萬股。截至2019年6月,劉德軍共計持股276.32萬股,持股比例4.61%位列第7大股東,而劉德軍并未在金博股份任職。

      這個神秘的第七大股東是何方神圣?因為公司方面避而不答,目前不得而知。

      新增產能可否順利消化?

      2016-2019年1-6月,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0.84億元、1.42億元、1.8億元、1.22億元,2017年-2018年分別同比增長69%、27%;同期凈利潤分別為2,063.44萬元、2,896.87萬元、5,391.39萬元、4,672.76萬元,2017年-2018年分別同比增長40%、86%。

      回顧近幾年金博股份的發展,其業績增長可觀,這與公司產品銷量節節攀升密不可分。

      根據招股書,2016年-2019年1-6月,其主要產品熱場系統系列產品銷量分別為65.32噸、103.69噸、128.8噸、104.98噸,該產品連年為公司貢獻了99%左右的收入,是名副其實的核心產品。

      金博股份此番申請注冊科創板,欲借助資本的力量進一步擴大公司產能。在此次募集資金中,計劃以2.29億元用于建設先進碳基復合材料產能擴建項目,占總募集資金的71%。如此明確的擴張計劃,體現出金博股份的雄心壯志,但該公司并未說明該項目的內部收益率。不過,根據金博股份現有的經營情況來看,其產銷率卻在走下坡路。上述項目如果順利投產,其新增產能可否順利消化也是個未知數。

      據招股書披露,2016年-2019年6月,金博股份的核心產品產銷率分別為89.07%、87.63%、72.69%、125.99%,可以看到,2016-2018年產銷率逐年下滑。

      產銷率下滑對金博股份帶來的另一大問題是,逐年攀升的存貨跌價損失。據招股書披露,2016-2019年1-6月,這家公司的貨跌價損失分別為-40.79萬元、-29.20萬元、-157.94萬元、-346.51萬元,其中2019年1-6月該項數據出現陡增。

      在存貨跌價損失逐年攀升的情況下,金博股份的擴產真的有必要么?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金博股份






    十八禁大全无遮挡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