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exnhj"></rp><button id="exnhj"></button>

<button id="exnhj"><mark id="exnhj"></mark></button>

  • <s id="exnhj"><samp id="exnhj"><listing id="exnhj"></listing></samp></s>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金萊特4億定增迷霧:定增對象成立才2天均未開展業務

      金萊特2019年并購、向子公司增資,需支付合計1.84億元現金,為了緩解債務壓力,金萊特向兩家公司定增募資4.04億元,但是兩家定增對象成立時間短的僅2天、長的也不足兩個月,且均未實際開展業務,是否有能力認繳4.04億元資金?

      為了應付跨界并購和子公司增資帶來的債務壓力,廣東金萊特電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萊特,002723.SZ)擬向兩家公司非公開發行募資4.04億元。

      這一操作在A股市場并不少見,但兩個定增對象,一個僅在兩天前剛成立,另一個成立時間不足兩個月,且均未實際開展業務,是否能拿出4.04億元資金完成認繳,引發市場和監管部門重點質疑。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2月28日最新披露的業績快報顯示,金萊特 2019年實現營收10.01億元,同比增加20.49%,凈利潤3759.10萬元,同比增加141.62%,2018年凈利潤虧損9031.12萬元,2019年實現扭虧為盈。

      對2019年營收增加的原因,金萊特稱是海外市場于下半年逐漸回暖,第四季度訂單增加,此外,收購國海建設有限公司(下稱國海建設)100%股權,合并主體增加,子公司收入并入所致。

      在解釋凈利潤增加時,金萊特稱,原材料采購成本下降、銷售費用減少,營業利潤增加,以及受美元匯率走強影響,折算金額較2018年提高。

      定增對象成立時間短

      3月7日,金萊特披露《非公開發行股票預案》稱,擬向南昌新如升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新如升科技)、中山市志勁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志勁科技)發行不超過5740萬股股份,發行價格的定價基準日為此次非公開發行股票董事會決議公告日,發行價格不低于定價基準日前20個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價的80%,最終,此次非公開發行股票的價格為7.03元/股,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4.04億元,扣除發行費用后全部用于補充流動資金。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根據公告披露,新如升科技設立于2020年3月5日,注冊資本1億元,目前尚未實際開展業務,擬認購金額2.02億元;志勁科技設立于2020年1月17日,注冊資本1000萬元,目前尚未實際開展業務,擬認購金額2.02億元。

      兩個定增對象一個成立時間僅兩天,一個成立不足兩個月,時間短且未實際開展業務,均稱認購資金系其自有資金或合法自籌資金。

      針對金萊特此次非公開發行股票的“蹊蹺”情形,3月10日晚間,深交所下發關注函,要求金萊特核實新如升科技、志勁科技的實際控制人是否已真實、準確披露,新如升科技、志勁科技認購此次發行的資金來源,是否具備認繳此次非公開發行資金的能力。

      此外,還要求說明新如升科技、志勁科技兩個定增對象與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其他關聯方之間是否存在股份代持等其他未披露的協議和利益安排;是否符合《上市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實施細則》第二十九條規定。

      《投資時報》研究員查閱2月14日剛修改的《上市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實施細則》后了解到,第二十九條為新增加的條款,具體為: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主要股東不得向發行對象作出保底保收益或變相保底保收益承諾,且不得直接或通過利益相關方向發行對象提供財務資助或者補償。

      公告顯示,新如升科技控股股東、法人代表姜旭為金萊特董事,金萊特全資子公司國海建設有限公司與姜旭所控制的其他企業存在日常關聯交易,新如升科技為金萊特關聯方。值得關注的是,金萊特公告對志勁科技及其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盧保山的介紹均十分有限。

      企查查顯示,盧保山持有志勁科技100%股權,盧保山名下沒有其他企業的股權,只與志勁科技有關聯。企查查還顯示,志勁科技工商登記信息中,除了盧保山,還有一位監事黎翠煥,但也是僅在志勁科技擔任職務,也無其他任職或持股情況。

      值得留意的是,金萊特2018年半年報顯示,一名叫“盧保山”的關鍵管理人員2018年上半年在上市公司領取薪酬4.5萬元。此外,一名叫“盧保山”的人員還以核心技術(業務)人員的身份,參與了金萊特2018年股票期權與限制性股票激勵計劃。但目前無法判斷2018年半年報出現的“盧保山”是否就是參與本次定增的志勁科技實控人盧保山,有待進一步披露更多的信息。

      定增補救債務壓力

      公開資料顯示,金萊特成立于2007年11月,2014年1月上市,主要從事可充電照明燈具及可充電交直流兩用電風扇的研發、生產和銷售業務。

      自2014年上市以來,金萊特凈利潤情況難言樂觀。

      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8年,金萊特凈利潤分別為4087.50萬元、4269.49萬元、658.54萬元、766.77萬元、-9031.12萬元,同比分別增長0.98%、4.45%、-84.58%、16.43%、-1277.82%。

      在業績一直表現不佳背景下,金萊特選擇了通過并購實現多元化發展戰略。2018年7月,金萊特還通過收購廣東祥立實業有限公司,彌補了公司在交流電風扇和電暖爐領域的短板。2018年12月啟動的收購中建城開100%股權交易,在2019年5月底被終止,首次跨界努力未果。

      僅在5個月后,金萊特再次進行跨界收購。2019年10月28日,金萊特披露公告稱,公司擬以1.5億元現金收購國海建設有限公司(下稱國海建設)100%股權。國海建設業務范圍涵蓋市政公用工程、房屋建筑工程等多項工程施工業務。

      收購完成后,金萊特主營業務將增加建筑服務業,由原先單一主業轉變為雙輪驅動發展戰略。收購完成后,金萊特主營業務將增加建筑服務業,由原先單一主業轉變為雙輪驅動發展戰略。根據業績承諾協議,2020年-2022年,國海建設將分別實現2000萬元、3000萬元和5000萬元的凈利潤,合計實現凈利潤1億元。可以預見。跨界并購將帶來新的利潤增長點,至少在三年業績承諾期。

      不過,此宗并購需要支付1.5億元的現金給金萊特帶來不小的資金壓力。三季報顯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金萊特賬面上貨幣資金僅為4777.80萬元,因此,為保證公司的運營資金,收購需要支付的1.5億元現金將通過向金融機構、非金融機構或非關聯第三方借款獲得。

      此外,金萊特并購后主營業務增加了建筑工程業務,由原先單一主業轉變為雙輪驅動發展戰略。在建筑工程業務領域,承包資質級別越高、實施的項目規模越大,競爭力越強,更易在投標競爭中勝出,經營穩定性也越高。而規模較大的建筑工程項目往往資金投入量較大、施工和結算周期較長,對資金實力要求更高。這無疑又加大了金萊特資金壓力。

      此外,《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金萊特在2019年用自有資金向三家子公司進行了增資。2019年8月25日公告顯示,金萊特向全資子公司佛山市金祥立電器有限公司、江西金萊特電器有限公司、中山創華工貿實業有限公司分別進行增資,增資金額合計為3400萬元。

      金萊特此次對全資子公司進行增資,提升子公司自身運營能力,但增資的資金來源為公司自有資金,讓本已緊張的資金壓力進一步緊繃。

      如此看來,此次通過向新如升科技、志勁科技定增融資4.04億元,正是為了應付收購和增資帶來的債務壓力,實施的補救措施。

      金萊特公告稱,此次非公開發行的實施及募集資金的到位,有利于緩減公司中短期的經營性現金流壓力,增強資本實力和抗風險能力,優化財務杠桿,降低經營風險與財務成本,在滿足自身資金需求的同時保持良好的財務結構。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金萊特






    十八禁大全无遮挡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