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exnhj"></rp><button id="exnhj"></button>

<button id="exnhj"><mark id="exnhj"></mark></button>

  • <s id="exnhj"><samp id="exnhj"><listing id="exnhj"></listing></samp></s>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老虎證券:版權制勝的時代 騰訊音樂玩的還是社交那一套

      本文發布于老虎證券社區,老虎社區是老虎證券旗下的股票交易軟件 Tiger Trade 的社區板塊,致力于打造“離交易更近的美股港股英股社區”,有溫度的股票交流社區。

      3月17日,騰訊音樂發布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財報。相比視頻內容行業的紛爭,音樂行業在版權保護下雖也是寡頭爭霸,卻也能各得其所、細水長流。公司總營收同比增長34.0%至254.3億元,凈利潤同比增長117.2%至39.8億元。其中,Q4的營收為72.9億元,同比增長35.1%;凈利潤10.4億元,而2018年同期凈虧損為8.76億元。

      得版權者得天下

      能率先從母公司拆分,騰訊音樂本就有過硬的實力,自力更生便不在話下。相較流媒體視頻的群雄爭霸,音樂行業的競爭對手更少一些。版權時代之前,市場上有不少實力選手,但也在版權爭霸后選邊站,其中不少進入騰訊團隊,如酷狗、酷我等,背靠阿里的蝦米和千千靜聽卻沒能在文人墨客的執掌下三分天下。老虎證券投研團隊認為,現在市場份額較高的只有網易云音樂和Apple Music,但短期內都無法取代騰訊音樂。

      因為獨家版權在音樂市場實在是太重要了。

      在版權制勝的時代,自制內容成了競爭者異軍突起的成功之路,于是視頻網站開始發芽,愛奇藝和B站各霸一方,即便騰訊視頻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抬高報價,掌握大部分版權,他們然可以通過自制劇、自制綜藝、用戶UGC一爭高下。

      但音樂不同,音樂作品的打開頻率遠高于視頻,尤其是用戶有偏好的作品。獨家版權使用戶不得不打開多個平臺,降低了體驗,因此版權戰爭的核心就是誰版權多誰更容易受青睞,自然財大氣粗的騰訊音樂占得優勢。

      典型的就是環球音樂的版權之爭。2018年5月,占全球音樂版權市場25%的環球唱片在中國尋找合作伙伴,騰訊、阿里、百度、網易四巨頭都參與了競標。最初環球音樂的授權報價僅三四千萬美元,一路被哄抬,最后騰訊音樂以3.5億美元+1億股權拿下。

      騰訊重金買下了不少國內重要的音樂節目,并與周杰倫等重要流量音樂人連續簽約獨家版權,多次通過法律手段捍衛版權而對手不敢就犯。這也讓騰訊音樂的用戶不斷增長。至2019年Q4,騰訊音樂在線音樂付費人數持續增加達3990萬,同比增長47.8%,環比凈增加450萬,不斷創上市以來新高。在付費用戶創新高的同時,在線音樂的單用戶營收ARPPU也同比增長8.1%。

      去年8月,多家媒體報道,騰訊音樂因與環球音樂、索尼音樂和華納音樂等唱片公司簽署具有反競爭效果的獨家版權遭到反壟斷調查,因排他性的協議會對用戶造成不利。而在今年2月,彭博社報道,監管機構已經不再進行此項反壟斷調查了,對騰訊音樂來說固然是個好消息。

      但版權費用也是與日俱增也是個麻煩,騰訊音樂2019年Q4的成本開支為48.1億元,同比增加34.9%,超過了收入增速,主要是由于內容支出和收入分成費的增加。內容支出顧名思義是獲取音樂授權的費用,而自制和原創音樂內容的數量增加也加大了版權支出。如果監管長期默認這種獨家排他性的音樂版權存在,市場依然還會在“拼爹模式”。

      網易雖然沒有騰訊音樂財大氣粗,但是網易云音樂在去年Q3引入了阿里作為戰略投資方。因此,與視頻對手愛奇藝不同,音樂版權戰場,騰訊可能直接與阿里交鋒。

      社交娛樂才是真正的賺錢機器

      騰訊音樂的收入結構中,來自唱片銷售、用戶訂閱的在線音樂收入同比增長40.7%至21.4億元,在總營收中占比只有不到30%。其中,音樂訂閱收入為11.1億元;而來自K歌、直播等社交娛樂服務方面的收入卻達到51.5億元,同比增長32.9%。

      娛樂服務的貨幣化向來是騰訊的經驗所在。騰訊音樂通過微信推廣全民K歌,在K歌社交娛樂程序中添加了新的社交和游戲化功能,促進用戶的使用。

      騰訊音樂搞直播并不是什么新鮮事,收購來的酷我、酷狗正好可以體現差異化。長音頻才是2019年騰訊音樂新的登陸點,2020年初,騰訊音樂與中國文學簽署了為期五年的戰略合作伙伴關系。流媒體競爭愈發激烈,音樂平臺都需要不斷擴展自己的外延。

      雖然騰訊音樂社交娛樂的付費用戶在Q4同比增長了21.6%達到1240萬,但無論是在線音樂還是社交娛樂,整體的MAU都不再增長,其中社交娛樂的MAU在Q4同比下滑2.6%,老虎證券投研團隊認為,這是一個市場趨近飽和的不良信號,這也意味著未來營收增長空間就是不斷增加用戶的付費比例和消費金額。

      老虎證券投研團隊認為,這說明目前音樂流媒體受眾也幾乎達到飽和,同時,用戶的活躍度也與當期出色的內容產品有關。比如沒有了”創造營“、”明日之子“等重要的自制音樂節目,騰訊音樂的流量也會受到不少影響。不過這一趨勢在2020年Q1應該會截然不同,在疫情影響下的在線娛樂活動有望創出流量和收入雙新高。

      當然,網易云音樂從未停止競爭,除了拿下2020年重要的音樂流量《歌手·當打之年》版權外,也開始在測試在線K歌產品,爭奪這塊收入空間巨大的肥肉。

      另外,短視頻對音樂流媒體的影響也越來越大,抖音雖然與騰訊音樂達成授權合作,但就究竟是誰給誰帶來更多的流量和收入還不好說。

      如此看來,騰訊音樂將重心轉回在線音樂業務也是非常明智,畢竟國內外音樂流媒體的所有服務都是深耕音樂內容的。

      本文不構成且不應被視為任何購買證券或其他金融產品的協議、要約、要約邀請、意見或建議。本文中的任何內容均不構成老虎證券在投資、法律、會計或稅務方面的意見,也不構成某種投資或策略是否適合于您個人情況的陳述,或其他任何針對您個人的推薦。

    搜索更多:






    十八禁大全无遮挡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