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exnhj"></rp><button id="exnhj"></button>

<button id="exnhj"><mark id="exnhj"></mark></button>

  • <s id="exnhj"><samp id="exnhj"><listing id="exnhj"></listing></samp></s>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海天味業失守商標護城河 食用油里無法用“海天“商標

      雖然市值千億的海天味業已是調味品行業的絕對龍頭,但在市場向頭部集中趨勢尚未結束的調味品領域,海天為其品牌塑造所付出的成本可謂不菲——無論是從頭部網綜《奇葩說》、《吐槽大會》,還是本周開播的衛視老牌音樂競技《歌手-當打之年》,都有海天作為贊助商的身影。

      但在銷售費用5年內翻倍至20億元的大手筆之下,不僅海天營收增速落后于銷售費用增速,其海天商標在食用油類別的“失守”、與加加、廚邦的商標競爭摩擦,無疑是對其品牌打造工程的釜底抽薪。

      為他人作嫁衣的“海天”食用油

      近日,財經網由天眼查查閱發現,在去年年底公布的一份海天味業與國家知識產權局就“海天”商標在第29類2908群組的延續性注冊申請被駁回糾紛的判決中,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認為,在第29類2908群組商標范圍,即食用油脂;食用芝麻油;食用玉米油;食用菜油;食用菜籽油;食用葵花籽油;食用油;食用棕櫚果仁油;烹飪用亞麻籽油;食用可可脂領域里。江西青龍高科油脂有限公司分別于1994/1996/1997年申請的“海天SEASKY及圖”商標、“海天HAITIAN及圖”商標、“海天Haitian”商標仍為有效商標,且構成海天味業在2018年申請注冊商標的在先權利障礙。遂判定海天味業敗訴。

      這意味著,海天味業目前仍無法在食用油領域進行其“海天”商標的使用,而這無疑會讓部分消費者對市面上已經流通的“海天”食用油廠家產生誤解。

      財經網瀏覽天貓海天食用油旗艦店發現,這家實際銷售由江西青龍高科油脂有限公司生產產品的店鋪,所陳列的標注海天商標的菜籽油、葵花籽油、玉米胚芽油、芝麻香油、花生調和油、山茶油,均處在售狀態。且有多個評論表明,消費者在購買之時誤以為該“海天”為海天味業旗下的“海天”。

    圖片來源:海天食用油旗艦店截圖

    圖片來源:海天食用油旗艦店截圖

      更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商標沖突未解,海天味業與江西青龍高科已在芝麻香油領域“撞車”。在海天味業的天貓旗艦店中,其有一款名為天賜良谷的芝麻香油,250ML售價19.9元,江西青龍高科則也在網上出售一款名為海天純芝麻油的產品,200ML現在活動價17.8元。

    圖片來源:海天官方旗艦店與海天食用油旗艦店截圖

    圖片來源:海天官方旗艦店與海天食用油旗艦店截圖

      對此,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向財經網表示,“很多企業缺乏現代化運作的專業知識支撐,像海天過去可能只想到在醬油分類做商標保護,而未預計到未來為跨界多品類布局提前做準備。”其同時談到,“既然已經敗訴,海天與青龍高科或許可以考慮通過協商談判,進行商標權轉讓,或者成立聯營企業,一起把食用油業務做大。”

      岌岌可危的“海天原釀造”

      如果說,食用油領域的“海天”商標的“失守”,給海天味業帶來的只是邊緣業務維護的影響。那在主陣地醬油領域,與市場核心競爭對手在商標、外包裝上的沖撞、雷同,則會給其埋下更大隱患。

      財經網由天眼查查閱發現,海天味業與加加食品在“海天老字號原釀造TIMEHADAYTOP及圖”商標效力糾紛一案的二審,已于去年10月宣判。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維持一審判決,即撤銷商標評審委員會此前作出的維持“海天老字號原釀造TIMEHADAYTOP及圖”效力裁定,要求商評委對加加提出的海天相關商標無效宣告請求重新作出裁定。

      考慮到《行政訴訟法》中規定,人民法院判決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為的,被告不得以同一事實和理由作出與原行政行為基本相同的行政行為。此次二審結果意味著,海天味業有極大可能性失去“海天老字號原釀造TIMEHADAYTOP及圖”。

      財經網據此向海天味業發送采訪提綱,詢問此案對海天醬油業務的影響,但截至發稿,未獲得回復。不過,海天似乎已經開始著手備選方案。據財經網查閱中國商標網發現,在此案判決后10日內,海天再度申請包含“原釀造”用語的商標。目前,相關商標均顯示等待實質審查中。

      “只要原釀造仍由加加合法持有,海天于申請商標中包含這一詞匯,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來自廈門的法律從業者林潔穎向財經網分析道。

      按照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在二審判決中的邏輯,首先,海天相關商標與加加方面持有的由“原釀造”構成的多個商標相比,前者的顯著識別部分完整包含了后者的構成要素,或部分相同、高度相近。確實符合在同一種或類似商品上構成近似商標。

      其次,對于海天方面提出“原釀造”一詞使用在醬油等商品上顯著性較弱或缺乏顯著性,屬于直接描述醬油等商品工藝特點的通用名稱,不應當限制海天正當使用的主張,法院更偏向于從程序中對此觀點回避。

      法院認為,如果過分強調該商標的顯著性問題,而允許在后的申請人于在先注冊商標標志上添附其他構成要素,實際上是在對商標近似判斷過程中,對在先商標效力予以間接否定。這會模糊不同法律條款的功能定位。

      林潔穎也向財經網表示,法院的選擇是在維護加加的審限利益。“按照一般商標無效的流程,需要第三人先請求商評委認定無效,不服再提起行政訴訟。再不服再上訴。所以,在先商標權人便有了三次救濟的權利,如果二審直接認定無效,對加加來說是不公平的。” 林潔穎解釋道。

      但按照海天在訴訟中的立場,海天是否有機會以加加持有的“原釀造”商標為行業通用名詞為由申請無效宣告?林潔穎表示,如果海天在案件宣判前能夠取得加加“原釀造”商標的無效宣告,二審也就不會輸。

      但現實沒有如果,海天還是“輸”掉了訴訟。更值得一提的是,一審判決中,法院曾指出,在“海天老字號原釀造TIMEHADAYTOP及圖”申請日之前,加加已將“原釀造”標識持續大量使用在市場經營活動中并具有一定知名度。“海天公司作為同行業經營者,在加加公司各引證商標在先合法注冊的情況下,將自身基礎商標添附他人商標重新申請注冊,主觀上難謂善意。”直指海天方面存在“惡性競爭”的嫌疑。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海天味業






    十八禁大全无遮挡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