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exnhj"></rp><button id="exnhj"></button>

<button id="exnhj"><mark id="exnhj"></mark></button>

  • <s id="exnhj"><samp id="exnhj"><listing id="exnhj"></listing></samp></s>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天下匯頻道 >> 正文
    這個紅茶真行,這個書記更行

      3月16日清晨6點,太湖西山島,第一縷陽光躍出地平線的時候,蘇州市派駐吳中區金庭鎮衙甪里村第一書記楊建華,已經早早起床,在村里的茶園開始每天例行“巡山”了。

      很多茶農忙著采茶。楊建華愉快地同鄭伯勤、曹新康等茶農打招呼,叮囑他們一定要分級采摘,“今天鮮葉收購價分每斤150元、80元兩種,要分類歸置,千萬別混雜,不然做出來的茶葉就壞了!”茶農們則詢問楊書記,能不能安排人在茶山下就近收購?楊書記的回答給他們吃了個定心丸:馬上安排合作社的人重新擬定收購點。

      疫情倒逼春茶“上線”,網絡銷售“火箭速度”上竄

      金庭又名西山島,是太湖中最大的島嶼。有3000畝茶園的衙甪里村是西山碧螺春主要產地之一,茶葉收入占農民年收入60%。但是,誰也沒想到,今年春節前后,一場氣勢洶洶的新冠病毒疫情,給這里的碧螺春茶產業帶來了困難和挑戰。

      比如,疫情造成采茶工十分短缺,嚴重影響茶青葉采收。作為碧螺春制作原料,茶青葉的采收直接影響到產量和品質。以往每年西山島茶季有來自湖北、河南、安徽等地采茶工近3000人進島采收青葉。當前疫情未徹底消退,外地工人仍沒有到齊。

      再如,疫情造成游客銳減,嚴重影響茶葉銷售。往年每到三四月,西山島迎來大量游客,帶動農產品銷售,其中茶葉銷售量約占茶葉總產量的50%。而現在西山島大多數景區關閉,民宿全部暫停營業,茶葉的本地銷售十分困難。

      “疫情消息剛剛出來時,我們就把困難想在了前頭,努力做好應對,確保茶農繼續增收。”楊建華說,衙甪里村采取了一系列保障措施,不僅嚴格執行禁用地區、慎用地區的用工標準,對所有來蘇人員全面推行“蘇城碼”并報備村委會,還加強了進島人員做好日常管理工作,確保用工安全,同時,發揮黨組織和黨員作用,村黨總支全員實行網格化駐點,協調勞動力配置,組織村民生產自救,對困難群體互幫互助。

      1月13日,北京百度總部直播間,楊建華親自上陣為茶葉代言,講訴衙甪里村發展茶產業的往事今生,周海媚受邀為衙甪里村茶葉“帶貨”。1小時直播,吸引近100萬人觀看,當場就賣了1萬多元茶葉。

      “疫情讓我們更加重視農產品銷售新思路、新辦法,特別是網紅+直播+流量,是讓全社會都來關注扶貧的有益嘗試。”楊建華說,今年村里計劃在淘寶、抖音、快手等直播平臺做活動,通過直播平臺 “帶貨”,加上電商渠道,今年已經拿下80萬元春茶訂單。2019年,網絡銷售全村只有5萬多元。“預計全年春茶的線上銷售額將逼近200萬元,疫情倒是逼出了新思路、新天地。”

      線上要入門,線下也不能丟。據介紹,該村已經組建了線下分銷體系,重點放在把握消費扶貧政策機遇上。楊建華說,“村里的農產品已經進入江蘇省電力扶貧產品名錄。我們預計,全年茶葉產值將在2019年400萬元的基礎上,將增加50%以上。”

      產業發展“綠轉紅”,昔日滯銷的橘子皮如今身價飛漲

      3月15日黃昏,村口弄堂里娃兒在追逐嬉鬧;一對男女青年走進明晃晃的路燈又躲進暗角,自由來去;看門狗跑出家門,追逐著主人歸家的腳……楊建華駐村已經3年,在這種尋常景致中,他看到幸福,并努力增益這種幸福。

      “我和衙甪里是有點緣分的。2017年正月,我陪父母上西山島游覽,路過衙甪里村,還給兩老介紹我的同事吳威就在該村任第一書記。3個星期后,我接過吳威的棒子,任衙甪里村第一書記。去年,組織上指派我連任。”楊建華說。

      “我本來準備當一輩子電力人,突然當上了第一書記,對我來說,農村不熟悉,扶貧更陌生。怎么才能當好第一書記?”楊建華經過認真思考,把工作重心定位在產業扶貧上。

      衙甪里村所在的太湖西山島是碧螺春的故鄉,發展高附加值茶葉產業注定是當地因地制宜的脫貧致富道路。經過深入調研和論證,楊建華把“碧螺春紅茶品質提升和品牌塑造”工程作為精準扶貧核心項目。

      當時,當地用傳統工藝做出來的紅茶,賣不出好價格,村民只能自己喝喝。要實現“綠轉紅”,必須用新技術、新工藝。為此,楊建華拜訪了江蘇省農科院李榮林茶博士,學理論,學技術,回來和茶農一起做試驗。

      做紅茶,很辛苦,新鮮茶葉采摘后要挑選,直忙到村民吃晚飯的時間,楊建華和他的技術攻關小組才開始揉捻、發酵、烘焙,還要用舌尖在半成品的酸澀中,反復尋找適合的發酵度。那些日子,他們常常忙到凌晨1、2點鐘。

      新工藝紅茶做出來了,楊建華請村民來試茶。村民喝了以后,都認為確實進步不小,“就不知道能賣的好不”。老鄉的話,讓楊建華意識到市場認同才是精準扶貧的關鍵。就在此時,楊建華用村里滯銷的小青柑和紅茶結合做成了青紅茶,一投放市場反響極好。當地青柑成熟晚,上市后只能賤賣,每個果子不到2角錢。而這次,1萬個小青柑皮做的青紅茶,竟然賣了8萬元,每個青柑大約值2.5元。鄉親們管這種茶叫“小心肝”,他們激動地說:“橘子皮也能買出高價,還解決了橘子滯銷老問題,這個紅茶,行的!這個書記,更行!”

      2019年3月,新工藝碧螺春紅茶正式上市,產量也從過去的每年1000斤升至4000斤,今年有望達8000斤。村民們親切地把這種茶叫做“第一書記碧螺紅”,簡稱“一記紅”。

      在茶農眼里,“一記紅”可是個寶貝。傳統碧螺春綠茶受到采收時間只有40天,儲存時間冷藏最多保存3個月,銷售周期集中在每年3月到6月。而“一記紅”的采收時間、儲存時間、銷售時間都比綠茶長很多,這一下茶農種茶的積極性就上來了。村民曹新康對記者說:“多虧了綠茶轉紅茶,我們對疫情的影響沒那么怕了。”

      “綠轉紅”,轉出了海闊天空,轉出個盆滿缽溢。“不值錢”的紅茶,現在賣到了2500元一斤的“天價”,與碧螺春綠茶的同期同價、比翼雙飛。村集體農業合作社銷售額也從2017年的30萬元,增長到2019年的500多萬。僅靠這一項,村民每人每年平均增收超1000元。在“一記紅”的帶動下,金庭全鎮2019年碧螺春紅茶產量超10萬斤,比2018年增長1.5倍,增收1000萬元。紅茶產業還吸引年輕人回流,不少從前在西山島外謀生或剛畢業的青年人紛紛回到村里創業。

      “現在我正在把一記紅工藝免費傳授給金庭鎮的其他村,讓所有的茶農都能得到實惠。”楊建華說。

      在扶貧與防疫一線,黨旗紅是奮斗者的底色

      春茶之綠,“一記紅”的澄澈明凈,其最深底色都是黨旗紅。

      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初來衙甪里村,楊建華就抓住組織建設的薄弱處,成立第一書記工作室,精選供電基層黨組織與衙甪里村總支開展黨組織共建,并確定12個扶貧項目,落實村委干部項目化掛鉤負責。至2018年底所有項目落實到位后,村集體年穩定收入達到450萬元,摘掉了蘇州“集體經濟相對薄弱村”的帽子。

      2019年,在楊建華帶領下,村里又建立“一記紅”黨群服務中心,成立“一記紅”行動黨支部,先后舉辦“一記紅”實景黨課8次、紅茶技術培訓2期、斗茶活動4次,并發展出旅游接待和電商銷售功能,著力探索黨建促進脫貧攻堅向鄉村振興的轉變。“一記紅”從一個給茶農帶來真金白銀的品牌商標,發展成了獲得當地村民信任、響當當的黨建品牌。

      村里一些黨員告訴記者,衙甪里村以前是人民來信和群訪上訪較多的村,村黨總支以前是“軟弱渙散黨組織”,這兩年,這些“帽子”都沒了,黨風村風明顯好轉,衙甪里村民獲得了實實在在的好處,對黨組織的信任和支持更加堅定。

      近期,江蘇省委主題教育第二巡回指導組和國家電網公司主題教育第一巡回指導組均現場調研了“一記紅”黨群服務中心,對“一記紅”黨建陣地給與了高度認可。

      疫情來臨時,楊建華與村黨總支迅速行動,帶領黨員挺身而出,在全村開展地毯式排查,設置13個疫情防控點,督促19人嚴格執行居家隔離觀察,鮮紅的黨旗始終在防疫一線高高飄揚。

      防疫生產兩手抓,面對采茶戶普遍缺工,黨員干部挨家挨戶上門做工作,哪家采茶工寬裕,哪家不足,每天都要不厭其煩統計更新一遍,保證了茶葉有人采、工人有活干。

      據統計,13到16日,通過合作社定點收購青葉方式,村黨總支協調了柯家村自然村25個采茶工、在5戶茶農茶園采收青葉1000多斤。

      除參加防控點值班外,楊建華還積極與派出單位國網蘇州供電公司聯系,組織一批防護保暖用品和食品援助衙甪里村。同時,組織村里向蘇州市區抗疫一線送去新鮮蔬菜水果1.2萬斤,并多次帶領黨員、志愿者給市區高齡及孤寡老人送菜、慰問。

      “我愛這里的青山綠水一記紅。”楊建華認真地說。

    搜索更多:






    十八禁大全无遮挡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