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exnhj"></rp><button id="exnhj"></button>

<button id="exnhj"><mark id="exnhj"></mark></button>

  • <s id="exnhj"><samp id="exnhj"><listing id="exnhj"></listing></samp></s>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天下匯頻道 >> 正文
    疫情沖擊下的經濟全球化:變局、挑戰與應對

      疫情在全球的大流行,使經濟全球化面臨諸多挑戰。在此背景下,3月14日,中改院召開“疫情沖擊下的經濟全球化”專家網絡座談會。座談會就“疫情對全球經濟的沖擊”“疫情沖擊下經濟全球化面臨的挑戰與應對”“疫情沖擊經濟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國選擇”等議題進行討論。現將專家主要觀點綜述如下。

      一、充分估計疫情大流行對全球經濟的嚴重沖擊

      1.疫情重創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指出,疫情持續的時間越長,對全球供應鏈的影響和沖擊越大,有可能導致某些產業供應鏈的中斷。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張蘊嶺認為,疫情的沖擊,第一波影響是導致作為全球供應鏈中心的中國停工停產,供應鏈斷裂,進而導致生產運行危機和消費拉動危機;第二波是更多的國家出現了疫情,短期影響導致經濟增速下降、市場恐慌加劇、金融風險增大。中長期影響值得進一步觀察研究。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任、研究員李鋼指出,2008年以來全球價值鏈已經在縮短,區域價值鏈呈現增強趨勢,疫情進一步加大了這一趨勢。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認為,疫情全球擴散直接沖擊了東亞、歐洲、北美全球三大生產網絡,其負面影響,不可低估。遲福林認為,由于人流受到限制,疫情對旅游業、餐飲業和交通運輸業等行業的沖擊相當嚴重;由于疫情影響導致關鍵零部件等中間產品生產停工,對汽車制造、電氣電子、醫藥等行業的整體需求和供應鏈造成嚴重沖擊。中銀國際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長曹遠征認為,疫情對產業的沖擊有可能呈現“波浪狀”,一波接一波。疫情第一波沖擊日韓的高技術產業;第二波沖擊是伊朗及中東地區等能源產業;第三波沖擊可能是歐美服務業。如果美國金融出現危機,將對全球金融系統帶來災難性后果。

      2.疫情很有可能導致全球經濟陷入衰退。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原院長、教授賈慶國指出,疫情不僅導致大量經濟活動驟停,而且疫情的不確定性加劇了恐慌。未來一段時間內,多數國家經濟繼續下滑,世界經濟步入衰退的可能性很大。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任、研究員李鋼認為,對2020年全年來說,全球經濟陷入持續性衰退是一個大概率事件。OECD的《中期展望報告》將全球經濟增速下調至2.4%,若疫情在亞太、歐洲、北美地區廣泛傳播,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可能僅為1.5%。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投資研究室主任、研究員張明認為,去年全球經濟增速從前年3.6%降到2.9%。今年全球增速大概率會跌破2.5%,這是全球經濟衰退的分水嶺。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認為,疫情中美國經濟呈現出“四跌四升”的特征:經濟增長下跌、股市債券大幅度下跌、石油黃金白銀比特幣價格同步下跌、美國信用大跌;疫情風險急劇上升、債務風險上升、供應鏈風險急劇上升以及全球脫鉤風險上升。

      3.疫情蔓延加大全球經濟危機的可能性。中國宏觀經濟學會研究員王建指出,這次疫情百年未遇,并且呈現出許多新特點。從經濟層面看,有可能導致以短缺型危機為特點的世界危機新形態。即經濟停擺導致產業鏈斷裂,生產無法繼續,從而出現嚴重供給短缺。加之經濟活動停滯導致收入下降,使強需求抑制和強供給抑制并存。曹遠征認為,疫情對全球經濟沖擊的嚴重程度遠比想象的要大。除了美國股市外,固定收益市場、大宗原材料市場、貴金屬市場、外匯市場全部同向下跌。很可能出現全球金融系統崩潰,這個風險不能不防。特別是發展中國家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張明指出,未來一段時間的全球經濟金融形勢總體上不容樂觀。一是發達國家的股市調整尚未結束;二是全球經濟可能在今年上半年陷入衰退;三是金融市場上南歐國家國債、新興經濟體兩個潛在風險點可能在未來爆發;四是疫情過后國際經貿沖突可能再次升級;五是各國政府會進一步放松國內宏觀政策。總的看,疫情沖擊下應對金融市場動蕩的宏觀政策挑戰遠大于2008年。遲福林認為,如果疫情繼續一段時間,如果世界主要大國應對措施不力,如果全球性協調行動遲緩,短期內的世界性經濟衰退就有可能演變成全球經濟危機。

      二、充分估計疫情沖擊對經濟全球化的嚴重沖擊

      1.疫情對經濟全球化帶來巨大沖擊。張蘊嶺指出,這次疫情擴散,對經濟全球化帶來了重要的影響。第一,很多國家的政策會轉向強調內向性、內向發展、自主發展和有保障的發展等。第二,企業全球化戰略開始調整。例如,縮短國際供應鏈環節、向國內退縮、縮小環節鏈距等。第三,疫情加快全球化結構調整,而且調整的廣度和深度非常大。全球化智庫(CCG)理事長王輝耀認為,這次疫情將對世界各國對全球化的認識以及國際秩序的重新洗牌,都會產生巨大影響。這次疫情更讓我們意識到這個世界是緊密相連,沒有一個國家可以成為孤島。曹遠征認為,疫情改變了經濟全球化的邏輯。疫情與經濟全球化沖突的核心是:經濟全球化需要互聯互通,但是應對疫情又需要隔斷,這給各國決策造成很大困難。張燕生認為,疫情加劇去全球化、去國際工序分工、去人際交流的沖擊,可能會帶來逆全球化進程,使全球產業鏈、價值鏈、供應鏈的本地化、區域化和分散化。李鋼指出,全球大流行的疫情不僅對貿易、生產、投資、服務的一體化帶來很大沖擊,而且有可能沖擊這些一體化背后的規則一體化。遲福林認為,疫情在全球范圍的擴散,將導致重大國際合作項目在合同履約、執行、融資、雇員返崗等方面面臨諸多挑戰,一些重大的國際性項目將拖延甚至停滯和取消。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長吳士存認為,在國際合作議程方面,“中歐全面投資協定”“區域全面經濟合作伙伴關系協定”,以及“南海行為準則”等雙多邊經濟及安全合作機制,會因疫情影響而出現變數。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經濟






    十八禁大全无遮挡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吾爱网